由于没钱买上海汽车,只好乘巴士股份中原高速到华天酒店对面的桐君阁,去会见我的老情人黑牡丹。

  我推开她的房门,只见她躺在圣雪绒的被子里,是我在豫园商城买的,她对我说:“苏泊尔,你这个湘酒鬼,哪去啦?” 

  我走到她的面前,脱去她的中国服装,欣赏她的山西三维、四川美丰的身材。

  我露出我的广州冷机,抹上点青海明胶,吃了点恒瑞医药,我的小弟立刻抚顺特钢,宁夏恒立了。

  我亲吻她的陆家嘴,我的抚摩让她宁波韵升,她的下面也是洞庭水殖,五粮液横流。

  我也有了动力源,开始侵入她的西藏圣地,拨开她的上海三毛,将我的龙头股份插入她的隧道股份。

  随着我的深发展,我山推股份,她广州浪奇,我紧接着力源液压、咸阳偏转,她云内动力、华意压缩。

  她开始发出辽源得亨,最后简直成了飞乐音响,我哪能受得了她的ST达声,我的金精科技、维科精华就ST华光了,看看天逐渐ST光明,红太阳已经升起。

  她蓝星清洗了一下就睡了,也不管我还 交大昂立呢 。

  事后,我发现交大南痒,去新华医疗检查,得了上海梅淋…

  NND,原来她是大众公用!

Popularity: 16% [?]

相关日志:

written by xiaokong \\ tags: ,

Comments

Leave a Reply